江渚

每天起床第一句先给自己打个气

【黑白】梦醒时分




        罗小白以为那曾经是一场梦。梦里她还是那个系着红领巾、穿着黄色雨衣的小孩子,在瓢泼大雨里捂着怀里的东西匆匆忙忙。
        怀里?怀里是什么东西?
        黑色的小团子趴在软垫上迷迷糊糊地醒来,被她突然放大的脸吓起躲到沙发后面。她小心翼翼地推过去一碟子牛奶,小团子试探地舔舐着,她发现它的舌头是蓝色的。
       那可真是一个漫长的梦。漫长到她只记得一些断断续续的影子。
       梦里有乡下的蝉鸣,哥哥的小辫子摇摇晃晃忍不住想要去抓住;有大吉小吉的挑衅,和他们输给哥哥的懊恼;有幽密的深山,她曾为一只团鼠嚎啕大哭;……就像爱丽丝梦游仙境那样,她似乎真的到了一个仙境。古色古香的小镇、黑夜长存的山顶庙、像老虎像蛤蟆的形形色色的妖精,曾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了她的……
        救了她的什么?谁救了她?
        明明是一个呼之欲出的名字,她却什么也叫不出来。
        可是现实并不允许她浪费过多时间回忆一场虚无缥缈的梦。罗小白早就不戴红领巾了,柜子里的周边、手办也都落了薄薄的灰,和山新上一次的联系也已经是上个月的事了。她过着从学校到家里两点一线的生活,日子繁重的学业硬生生冲垮了她关于一个梦的所有幻想。
 
        哥哥还是会时常打电话过来,但大多时候都是罗妈妈敷着面膜、歉意地告诉他小白还在上补习班。哥哥也曾寄过东西,甚至亲自来到罗家。但小白似乎一直都很忙,交错的时间线难以使她再次扑到哥哥身上,带着撒娇的意味倾诉着近来的趣事。
       哥哥说小白长高了,长大了,然后欲言又止,讪讪地闭了口。这时小白再次想叫出一个名字,明明呼之欲出,却怎么也叫不出口。
       她有时候也会思考,试图回忆一些往事。比如柜子上一个风靡一时的限量版游戏手柄,她可没有收集那些东西的习惯,但依稀记得山新曾经有一个同款;抽屉里有一块靛蓝色的如同玉盘一般的宝贝,她记得这很珍贵,曾几何时也被哥哥告诫过谨慎使用;曾经关过团鼠的铁笼,木制的锁被啃得惨不忍睹…
       每当她回忆起这些东西的来历,心底总会如潮般涌起一阵苦涩、告诉她,不要回忆,不要回忆。于是她把这段童年的回忆搁置在大脑深处,调出当下的各类物理化学知识取而代之;于是她的世界里总有一个呼之欲出的名字,可她一直没有叫出。
        她一直喜欢小动物,无论是团鼠还是猫。
        猫?
        她想起山新家的皇受,软软糯糯地往主人身上蹭,让人忍不住想揉一揉那灰色的短毛。上个月和山新通话,谈起皇受,话语里都渗透着欢乐。
       “啊,皇受越来越皮了,要是小黑在就好了。”
       听到这句话,小白就挂了电话。不知为何。

       罗小白曾经很喜欢黑猫,但不是像童话里女巫随身携带的黑猫,不是眼睛闪烁着幽幽绿色的黑猫,也不是巷角里风餐露宿的黑猫。她喜欢猫,喜欢一只有着蓝色舌头,尾巴特别长,娇小却十分可靠的黑猫。又是那个呼之欲出的名字,可是罗小白始终没能叫出来。

         罗小白趴在阳台上愣愣地望着远方。不像小时候那样爬到屋顶数星星,也不像小时候那样坐在屋顶上赌气。又高又陡的屋顶,她想想觉得小时候的自己还是蛮有勇气的。
        晾衣杆上摇摇欲坠的裙子突然被风带起,划过一条弧线、脱离了衣架旋转着飞走。呆呆地望着裙子飞走的方向,罗小白不知为何却感到安心——她觉得这条裙子不会不知所踪,甚至会回到她身边。
        她就这么呆呆地望着,直到裙子转了个圈,彻底变成远方的一个圆点。但她仍有预感,它会回来。反正不是自己捡回来…
        然后,裙子的布料突然盖在了头上,一个措手不及。
        看吧,我说它会回来。罗小白十分自然地想着,却不知这种自信从何而来。等到她掀开布料,看到地上乖巧地蹲坐着的黑团子时,她承认自己是有那么一点愣神。
       于是记忆突然回溯,周围仿佛清晰起来。
       误食了灵体的巨大的团鼠,老君山下千钧一发的救援,大老虎和他的伙伴的围堵,长长的尾巴凭空变出的天明珠……夏夜宁静的夜晚,第一次看见也是最后一次看见的猫耳少年,平静地说出自己最不想听到的话。
        他说,“小白,我要离开了。”

        然后他说,“小白,我回来了。”

        于是那股呼之欲出的冲动,终于沉淀为积聚在眼眶中的晶莹,随着面颊大颗大颗地滚滚而下。

         “小黑。”

         她在这场名为现实的梦里沉浮了太久了。

—END—

       
     








ooc剧情
意识流
        罗小黑战记是一部太温馨的动画了…如果罗小白长大后不再有以前的天真懵懂,也是很遗憾的…
       脑子里突然蹦出一句话,如果现实本身就是梦,梦醒时分所有的美好会不会都重回身边。
      

超级有分量又很精美的本子呀…悄悄repo封面。入坑以来收到的最棒的本子没有之一!!!金宝太可爱了,追了很久的文可以这样慢慢看的感觉真棒x@乔伊 悄悄艾特 打扰了!!

渣返图的现身说法就是我了orz
拍不出太太的万分之一好看!!! @豆包ny 超棒!!!

【黑白】买枝花吧(情人节贺文/极短)

·黑白党自产自销产物orz
·文笔拙劣,请多指教
·人物属于木头,ooc属于我

设定:罗小黑已恢复,可自由变换人形
            小黑随小白回到城市
            时间为情人节前一天

1.
      “买一枝花吧!”
      高过自己一大半的小姐姐笑吟吟地伸过一枝用彩色纸包好的、系着丝带的玫瑰。霓虹灯的光透过彩色纸,玫瑰深沉的红在光束的映衬下伸展出一丝诱惑的意味。
        可是对于罗小白这个提着一大袋采购零食、裹着厚厚童装羽绒服、浑身上下无处不传达着“我是一个小学生”的小姑娘来说,这种诱惑的意味还不如嘴里含着的夹心棒棒糖。若不是连超市都把巧克力别出心裁地做成了玫瑰形状来宣传这个特殊节日,罗小白也不会意识到“情人节”已近在咫尺——尽管她和这个节日并没有什么关系。
        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对玫瑰花没什么兴趣,抬眼却发现那卖花的小姐姐早已不知所踪,而玫瑰花正斜斜地插在那袋零食之中。罗小白一脸诧异地环望四周,街边的音乐和人群的喧嚣一如既往地充斥着情人节前夕的城市。
       “或许是急着早点收工吧。”罗小白这样想着,拎着自己心心念念的零食向自家走去。
2.
        “这花是怎么回事?”
        “别人送的啦——”
         翻出小黑最喜欢的鱼腥味棒棒糖,罗小白早已料到了自家母亲面膜下的八卦表情。趁着那声怪声怪气的“哎哟”还没叫出来,罗小白转头又补了一句:“卖花的小姐姐送的!”
       “噔噔噔”地跑回房间,罗小白一跃扑进了床的怀抱,震得床垫来回晃了那么几下。床上正目不转睛盯着平板电脑的黑猫因此也受了影响,无奈地用尾巴撑住了平板电脑。
       “小黑在看什么呢?”罗小黑一转头,正迎上罗小白放大的脸。或许是因为刚小跑回家有点热,又或许是因为家中暖气的晕染,罗小白白嫩的脸蛋扑上了一层淡淡的粉红。罗小黑愣了一愣,随即向后挪了一挪,为罗小白腾出了一个看屏幕的位置。
        “喵。”(妖怪论坛上的人,在讨论情人节呢。)
        “啊?连妖怪都对情人节这么感兴趣吗?”罗小白突然来了兴趣,撑着脸翻了翻论坛上的内容。
        “喵。”(毕竟大多数妖怪融入人类社会,受人类文化影响也挺大呢。)
       “唔……”
       目光划过几个告白帖,罗小白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目光又落到了罗小黑身上,盯得罗小黑有些不知所措。
       罗小白却眯着眼睛、将手拢在嘴边、小声地问道:“小黑有不有喜欢的人……呃,猫?”
        罗小黑一瞬间有像被什么东西击中似的慌乱,柔顺的黑毛突然耸立了起来。最后用尾巴扫起了丢在一旁的鱼腥棒棒糖胡乱塞在嘴里,撇过头去不予回复。
       “噫~害羞了哟——”
       甜丝丝的语气让罗小黑倒吸了一口凉气。
       突然很庆幸自己是只黑猫呢……罗小黑自己都没注意到,脸上绯红的温度似乎比体温都高了那么多。
3.
        情人节前夜的城市从不缺热闹与嘈杂。与外界的灯红酒绿形成鲜明对比,罗小白作为生活规律的优秀少先队员早已沉沉入睡,安静的房间内只剩下浅浅的呼吸声。
       散进房间的月光拉长了黑猫的影子。罗小黑蹲在玻璃门前,端详着从零食袋里抽出来的玫瑰。有些发焉的花瓣耸落在彩色纸上,而那深沉的红伸展出的诱惑意味却依旧不减。对于罗小黑这种猫生阅历长于一般人的猫妖来说,他自然不会像罗小白一样懵懵懂懂。
       “小黑有不有喜欢的人……呃,猫?”
       ……
      当然有啊。
      清澈的月光渐渐照映出一个有着猫耳的少年人轮廓。
      罗小白翻了个身,被子“咕隆”滑下了床。小姑娘感受到了明显的寒意,睡梦里仍喃喃着,
       “小黑不要抢我被子……”
       少年无奈地动了动猫耳,拾起被子将缩成一团的小姑娘裹了个严实。
       “我……”
       猫耳少年注视着小姑娘满足的酣睡神情,还是把后半句话咽回了肚子。
      
       我最喜欢小白了。
   
—end—